医起学丨国奖获得者:许旭东

Body

Image removed.

许旭东,共青团员,中山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2017级本科生。2018年国家奖学金、中山大学优秀学生奖学金一等奖获得者。曾获中山大学2018年“康乐杯”武术比赛集体项目二等奖,2017-2018年度“中山大学优秀共青团员”。

在社会实践中,

我慢慢走近从医者的内心

时光荏苒,当我坐在窗明几净的北校园图书馆,看着窗外的落叶带来秋日的气息,我才发现我步入医学的殿堂已经一年有余了。回首2017年的盛夏,当我毅然决然地在第一志愿栏填下了临床医学专业,那一刻的我如释重负,因为我将在大学生活中追求自己的毕生理想;但同时我又并不轻松,因为从医学生到出色的医生的成长之路注定艰辛坎坷。从那一天起,我就开始思考,成为一个出色的医生需要具备怎样的条件,付出怎样的努力呢?医生的轮廓,在我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开学典礼上,庄严的医学生宣誓让每一个医学生热血沸腾。未来的我们注定要成为人们健康的守护神,而此刻,神圣的医学之门已经为我敞开。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努力学习,用丰富的医学知识武装自己,在未来的行医过程中不出差错,成为医术高超的杏林妙手。

大学生活,我选择公益

大学的生活从来都不是单行道,有无数种可能等待我们去发掘。团委、学生会,各种各样的社团,数不清的活动……在不断地尝试与选择中,我选择积极参加公益活动,投身于社会实践中,在实践中丰富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对未来的思考。

我利用假期的时间来到广东科学中心当志愿者,在饮食健康的展馆做科普讲解。面对孩子们闪耀着求知欲的眼神,我利用自己掌握的医学知识向他们详细地介绍食物的消化过程和食品安全问题对人体的影响,和孩子们进行互动游戏,回答他们的问题。而他们认真地聆听和离开时的一声声“谢谢哥哥”,让我觉得一切的辛苦都得到了回报。我还在流动献血车上当志愿者,给行人介绍献血有关的知识。面对对献血心存疑虑的一位叔叔,我耐心地告诉他医院血液供应的紧张和献血的好处,驱散了他心中的疑云;面对第一次献血有一些紧张的女孩,我在一旁和她聊起了天,看到她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露出浅浅的微笑,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和成就感。爱心助学活动中,我作为联络员在山区的孩子和资助者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当我向他们描述大学生活的丰富和医学技术的发展,他们总是充满了期待。尽管我们素未谋面,但却近得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每到这时,我总会想起约翰·多恩的诗句:“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在日益纷繁复杂的社会,人与人的关系似乎不可逆转地疏远淡漠,但只要心存善意,用爱和尊重去感化彼此心中的坚冰,没有什么隔阂是无法消除的。一年之后再回顾,看着满满的70几个公益时,我告诉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或许是有限的,但当这份力量能不断接力,辐射到更广的人群中,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很不一样。

从公益到从医者

在公益活动中,我不断思考医患关系为何频频陷入“怪圈”。我也逐渐意识到,医患关系的恶化不是医生或患者单方面的错。我们希望患者能够信任经过专业训练的医生,但作为未来的医生,我们不能空有精湛的医学知识,更要学会与患者沟通,在交流中消融两颗心之间的隔阂。

是的,是爱的力量,是感同身受、设身处地的理解,才是医生与患者良好沟通、建立信任的基石。当患者面对疾病的折磨与侵袭,他们最需要的或许并不是高端的医疗设备、周密的治疗方案,而是医生一个善意的微笑、鼓励的眼神。利用寒假的时间,我来到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参与为期一个星期的预见习,近距离地体验医生的日常工作。查房、会诊、病例讨论,我看到的是医生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把患者放在第一位的医者仁心。给5岁的孩子打最常规的腰椎穿刺之前,医生总会好言相劝,变着法子消除孩子心中的恐惧感。面对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小女孩,医生会鼓励她“再坚持一下,争取回家过年吃好吃的”。我想起纪录片《人间世》中的一幕,护士在给失血过多的急救病人输血前,因为来不及开启设备,于是她们轮流用手把血袋捂热,直到温度升高到适合输血的温度。这一幕让我为之动容。人文关怀在整洁的病房中熠熠生辉,冰冷的手术刀带上了手心的温度,这一刻,医生和病人成为同呼吸共命运的共同体,亲密无间。

以行动来做出贡献

寒假时,我回到了高中母校,和师弟师妹们一起交流分享自己在中大的学习生活。在寒招的准备过程中,我查阅了大量关于中山大学医科发展历程的资料,逐渐接触到老一辈中山医人的光荣与梦想。柯麟老校长的爱国精神、家国情怀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他那里,我看到了一个红色医生的光辉岁月。而他给我们的寄语“崇尚医德,端正学风”,与“医病医身医心,救人救国救世”的院训相呼应,更为我们的学习生涯指明了方向——医生的工作应该与社会的发展、民族的命运紧密地结合起来。作为年轻人,我们有青春活力,追求个性发展,但同时我们也要意识到身上肩负的社会责任,将个人的命运放到全中国人民甚至全人类中考虑,才能在人生的重大抉择中,做出正确的决定。

渐渐地,我意识到,在学有余力的情况下,如果能有机会对医学的发展做出一点微小的贡献,量变引起质变,最终也将给人们带来福祉。于是我加入了一位教授的实验室,开始接触心血管疾病机制的研究工作,希望用基础研究的进展推动临床诊断治疗的进步,在科学研究的过程中实现自身的社会价值。

一年的时间很短,但我在这一年时间的成长变化却是巨大的。在一次又一次的社会实践活动中,我逐渐走近医生的内心,从迷茫到好奇,再到逐渐领悟理解,所谓大医精诚,就是要有精湛的医术,崇高的医德,担当得起肩负的社会责任,为提高全人类的生命质量而不懈奋斗。而这,将是我辈毕生的追求。